西部综合性门户网站
  • 微信公众号
  • 今日西部网

长安区全面推进“2+4”服务机制 促基层治理能力大提升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日期: 2020-08-05
 

      社区,是城市终端的“毛细血管”,一个个小区,正犹如一个个城市末梢神经,最能感受一座城市的温度。人们在小区里生活,是否有发自内心的幸福感和获得感?是检验城市治理成功与否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西安市长安区将城市小区治理作为“社会治理创新、加强基层建设”的重要实践,持续深化“末梢治理、为民服务”行动,以公园城市理念为统领,做强街道,做实社区,实现物业服务、自治组织两个全覆盖,构建“政府监管、市场主导、社会参与、居民自治”四位一体良性互动的城市小区综合治理新模式,提高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实现城市有变化、居民有感受、社会有认同。
 

image005.jpg?x-oss-process=style/w10


      从“一个碎娃能干啥”到“这个小伙儿真靠谱”

     
说起西秦小区这几个月的转变,正在院子里下象棋的马大爷来了精神,兴致勃勃地向记者介绍,“以前这个小区可以说是脏乱差,咱的服务长小阮来了以后,环境好了,人心齐了,再加上老旧小区正在改造,基础设置大提升,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西秦小区是西秦公司自建自管小区,建于2000年,是个不折不扣的老旧小区。服务长阮超去年第一次走进这个小区的时候,“脏乱差是最初的印象。”

     
阮超就是居民马大爷口中的“小阮”,是长安区中心敬老院的副院长,也是西秦小区的服务长。为加快推动老旧小区改造工作,2019年12月起,长安区组织开展“末梢治理、为民服务”专项治理行动,将全区400个居民小区落实给各个区级部门进行包抓,建立起“2+4”(包抓单位服务长、街道联系长、社区民警、法律顾问、物业经理、居民代表)工作队伍,解决小区治理问题。

     
马大爷还记得,“去年年底有一天,突然院子里来了个30岁出头的年轻娃,就是小阮,挨家挨户敲门,说他是服务长,给咱居民服务的。我们都信不过他,一个30出头的碎娃能干啥?没想到这个小阮就拿起扫把扫院子、扫楼道,一扫就是一个礼拜,见谁跟谁打招呼,又接二连三解决了很多难题,居民是打心眼里信任他了!”

     
阮超一上任,先迁走了五棵十几年没人管的大树。“这五棵树长在院子里,压过了围墙,居民出入都随时担心围墙砸下来,总是小心翼翼赶快跑过去。”起初,居民们不相信阮超能干成事,他连续多日上门问居民有啥难题,这几棵树就成了第一个关卡。阮超又是跑环保局,又是跑园林办,还真就把树迁走了。

     
解决了大树拦路的问题,阮超又着手清理楼道杂物。“由于常年没人管理,本就狭窄的楼道被废旧家具、各种杂物占得满满当当,不光妨碍出行,也有安全隐患。”阮超心里明白,光嘴上说让大家清理掉杂物,可不是那么容易。“咱换位思考,嘴上说清理容易,可你让居民往哪清?还是得了解原因,从根上解决问题。”于是,阮超一次次上门询问,找出了杂物堆放的三个原因。“老人舍不得扔,想卖没处卖,想拉回老家却不好拉。针对这三个原因,挨个想办法。” 阮超这个服务长,连同街道联系长、居民代表,一起找来收杂物的人,找来拉货物的车,不到一个礼拜,楼道腾得干干净净,居民进出宽敞多了,原本舍不得扔旧家具的老人也夸口,“这多好!看着都舒心!”

     
阮超马不停蹄,又接二连三解决了常年拖欠的2万余元物业费问题、动员居民们拆除了楼顶的太阳能热水器、拆掉了不规范的防护网、还成立了西秦小区文化队……这一桩桩一件件大事小情,让居民们态度有了转变,“这个小伙儿还真靠谱,服务长真是来给咱办实事的。”

     
从物业服务全覆盖到智慧社区再升级

     
“以前多少年小区都没有物业,现在有了正儿八经的物业公司,不仅有门卫,还有保洁天天打扫公共卫生,家里啥东西坏了打个电话维修师傅就上门修理,生活环境和质量都有了大变样!”记者到访时,家住长安区邱山研究所小区的王女士正出门倒垃圾,“原先小区里垃圾经常没人清理,臭气熏天的,现在干净又整洁。”

     
邱山研究所小区不大,只有3栋楼,24户人家。“按一个月每户人家收30块钱物业费计算,总共才720元,根本负担不起工作人员的工资,所以没有商业物业愿意来管理。”长安区住建局物业科负责人唐银峰告诉记者,“针对像邱山研究所这类商业物业不愿服务的小区,长安区成立了国有物业服务企业,对规模小、设施差、没人管的‘三无’小区进行兜底,提供物业服务。同时,对条件不足,无法成立业委会、物管会的小区,探索成立协治委、推选楼(栋)长,动员群众积极参与小区治理,实现了物业服务和居民自治组织全覆盖。”

      记者了解到,长安区住建局推荐10家信用良好的物业企业纳入市场化管理,积极与各街办联系,经区住建局与辖区各街道办事处联合调查打分,评出了长安区第一季度物业服务主体红黑榜,其中物业服务主体红榜10家,物业服务主体黑榜5家,涵盖了全区400个居民小区,129家物业服务企业,并以社区调查的业主满意度为主要选评标准。
 

image007.jpg?x-oss-process=style/w10


      不仅物业服务管理有了新标准,智慧小区也正逐渐成为长安居民的新体验。“我们建设了城市小区智慧管理平台,扫一扫智慧二维码,就能在平台反馈各种生活难题,努力为市民打造智慧社区。”

     
目前,智慧管理平台实现了大数据统计等基本功能,初步建成8个智慧社区,随后智能应用将进一步丰富功能板块,方便物业全量管理。
 

image009.jpg?x-oss-process=style/w10


      从财力下沉到事权下放激发治理新活力

     
末梢治理不在一朝一夕,须有好的制度打下坚实的基础。“一是解决好‘钱’的问题,二是解决好‘人’的问题。”

     
长安区社会服务中心主任蔺文辉告诉记者:“按照‘权力下放、重心下移、财力下沉’的原则,区民政局联合区委组织部、区财政局出台了《社区工作经费管理细则(试行)》办法,向各街道下发了《进一步规范社区工作经费管理的通知》,将2020年社区工作经费预算由区社区服务中心调整至各街道。”

     
这样做的好处是什么?“以前,社区使用资金要经过区上审核,从申请到拨付流程和环节多,虽然监管到位,但是资金的使用率却降低了。” 蔺文辉说,“通过社区经费下放,明确了社区工作经费的申请、拨付和使用权限,将社区工作经费列入街道预算,按照‘社区账、社区用、街道管’的原则,将社区工作经费纳入各街道统一管理,由街道根据社区工作情况审核拨付。”

     
同时,对资金的监管也并没有放松。区上设立财政专项资金专户专账,严格规范社区各项支出,保证了社区资金使用的安全性、合理性和有效性,理顺了拨付程序,提高了社区经费使用效益,使社区经费管理工作进一步走向制度化、规范化、合理化。今年4月份,区财政专门列支409万元绩效奖励资金,作为社区人员季度考核绩效奖金,鼓励工作人员安心工作、多劳多得。7月15日,第一次社区工作人员绩效考核奖金已发放到位,最高发放5220元,人均发放2957元,激发了社区工作人员以工作实绩为导向的干事热情。

     
解决好“钱”的问题,长安区进一步下放事权,对现行的《社区工作人员管理办法》进行了修订,赋予街办合理招聘社区临时工作人员的权利。优化社区人员管理,加大了社区工作人员招聘力度,补充了社区工作人员缺口。“将聘用人员招聘工作以及新招聘的社区工作人员岗前培训下放至街道,实现了街道组织招聘、实施岗前培训、进行年度考核的招聘机制。”蔺文辉说,通过权利下放,重心下移,财力下沉,规范社区工作人员的管理和待遇,切实保障了社区工作人员的合法权益,巩固和加强了社区工作人员队伍建设,有力推动了基层社区治理工作向纵深发展,探索出了一条社区治理长安经验。
 

image011.jpg?x-oss-process=style/w10


      如今,末梢治理的成效已经愈发凸显。蔺文辉说:“就拿这次疫情防控工作来说,‘末梢治理、为民服务’行动工作机制发挥了重要作用,做到了各个小区有人管,每个小区都有阵地,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了坚强保障。”

     
(通讯员:张端)
 


 


关于我们| 网站概况| 人员查询| 广告服务| 供稿服务| 合作伙伴|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Copyright (c) 2015-2020 今日西部. All Rights Reserved .

投稿邮箱:1837983981@qq.com      电话: (029)85567261       地址:西安市雁塔区小寨国贸大厦11楼1116号

网站法律顾问:北京市盈科(西安)律师事务所 程向辉 主任律师      广告运营:陕西联邦影业有限公司

陕ICP备19002715-1号        技术支持:中光云计算

声明:转载本网站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者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长安区全面推进“2+4”服务机制 促基层治理能力大提升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社区,是城市终端的“毛细血管”,一个个小区,正犹如一个个城市末梢神经,最能感受一座城市的温度。人们在小区里生活,是否有发自内心的幸福感和获得感?是检验城市治理成功与否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西安市长安区将城市小区治理作为“社会治理创新、加强基层建设”的重要实践,持续深化“末梢治理、为民服务”行动,以公园城市理念为统领,做强街道,做实社区,实现物业服务、自治组织两个全覆盖,构建“政府监管、市场主导、社会参与、居民自治”四位一体良性互动的城市小区综合治理新模式,提高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实现城市有变化、居民有感受、社会有认同。
 

image005.jpg?x-oss-process=style/w10


      从“一个碎娃能干啥”到“这个小伙儿真靠谱”

     
说起西秦小区这几个月的转变,正在院子里下象棋的马大爷来了精神,兴致勃勃地向记者介绍,“以前这个小区可以说是脏乱差,咱的服务长小阮来了以后,环境好了,人心齐了,再加上老旧小区正在改造,基础设置大提升,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西秦小区是西秦公司自建自管小区,建于2000年,是个不折不扣的老旧小区。服务长阮超去年第一次走进这个小区的时候,“脏乱差是最初的印象。”

     
阮超就是居民马大爷口中的“小阮”,是长安区中心敬老院的副院长,也是西秦小区的服务长。为加快推动老旧小区改造工作,2019年12月起,长安区组织开展“末梢治理、为民服务”专项治理行动,将全区400个居民小区落实给各个区级部门进行包抓,建立起“2+4”(包抓单位服务长、街道联系长、社区民警、法律顾问、物业经理、居民代表)工作队伍,解决小区治理问题。

     
马大爷还记得,“去年年底有一天,突然院子里来了个30岁出头的年轻娃,就是小阮,挨家挨户敲门,说他是服务长,给咱居民服务的。我们都信不过他,一个30出头的碎娃能干啥?没想到这个小阮就拿起扫把扫院子、扫楼道,一扫就是一个礼拜,见谁跟谁打招呼,又接二连三解决了很多难题,居民是打心眼里信任他了!”

     
阮超一上任,先迁走了五棵十几年没人管的大树。“这五棵树长在院子里,压过了围墙,居民出入都随时担心围墙砸下来,总是小心翼翼赶快跑过去。”起初,居民们不相信阮超能干成事,他连续多日上门问居民有啥难题,这几棵树就成了第一个关卡。阮超又是跑环保局,又是跑园林办,还真就把树迁走了。

     
解决了大树拦路的问题,阮超又着手清理楼道杂物。“由于常年没人管理,本就狭窄的楼道被废旧家具、各种杂物占得满满当当,不光妨碍出行,也有安全隐患。”阮超心里明白,光嘴上说让大家清理掉杂物,可不是那么容易。“咱换位思考,嘴上说清理容易,可你让居民往哪清?还是得了解原因,从根上解决问题。”于是,阮超一次次上门询问,找出了杂物堆放的三个原因。“老人舍不得扔,想卖没处卖,想拉回老家却不好拉。针对这三个原因,挨个想办法。” 阮超这个服务长,连同街道联系长、居民代表,一起找来收杂物的人,找来拉货物的车,不到一个礼拜,楼道腾得干干净净,居民进出宽敞多了,原本舍不得扔旧家具的老人也夸口,“这多好!看着都舒心!”

     
阮超马不停蹄,又接二连三解决了常年拖欠的2万余元物业费问题、动员居民们拆除了楼顶的太阳能热水器、拆掉了不规范的防护网、还成立了西秦小区文化队……这一桩桩一件件大事小情,让居民们态度有了转变,“这个小伙儿还真靠谱,服务长真是来给咱办实事的。”

     
从物业服务全覆盖到智慧社区再升级

     
“以前多少年小区都没有物业,现在有了正儿八经的物业公司,不仅有门卫,还有保洁天天打扫公共卫生,家里啥东西坏了打个电话维修师傅就上门修理,生活环境和质量都有了大变样!”记者到访时,家住长安区邱山研究所小区的王女士正出门倒垃圾,“原先小区里垃圾经常没人清理,臭气熏天的,现在干净又整洁。”

     
邱山研究所小区不大,只有3栋楼,24户人家。“按一个月每户人家收30块钱物业费计算,总共才720元,根本负担不起工作人员的工资,所以没有商业物业愿意来管理。”长安区住建局物业科负责人唐银峰告诉记者,“针对像邱山研究所这类商业物业不愿服务的小区,长安区成立了国有物业服务企业,对规模小、设施差、没人管的‘三无’小区进行兜底,提供物业服务。同时,对条件不足,无法成立业委会、物管会的小区,探索成立协治委、推选楼(栋)长,动员群众积极参与小区治理,实现了物业服务和居民自治组织全覆盖。”

      记者了解到,长安区住建局推荐10家信用良好的物业企业纳入市场化管理,积极与各街办联系,经区住建局与辖区各街道办事处联合调查打分,评出了长安区第一季度物业服务主体红黑榜,其中物业服务主体红榜10家,物业服务主体黑榜5家,涵盖了全区400个居民小区,129家物业服务企业,并以社区调查的业主满意度为主要选评标准。
 

image007.jpg?x-oss-process=style/w10


      不仅物业服务管理有了新标准,智慧小区也正逐渐成为长安居民的新体验。“我们建设了城市小区智慧管理平台,扫一扫智慧二维码,就能在平台反馈各种生活难题,努力为市民打造智慧社区。”

     
目前,智慧管理平台实现了大数据统计等基本功能,初步建成8个智慧社区,随后智能应用将进一步丰富功能板块,方便物业全量管理。
 

image009.jpg?x-oss-process=style/w10


      从财力下沉到事权下放激发治理新活力

     
末梢治理不在一朝一夕,须有好的制度打下坚实的基础。“一是解决好‘钱’的问题,二是解决好‘人’的问题。”

     
长安区社会服务中心主任蔺文辉告诉记者:“按照‘权力下放、重心下移、财力下沉’的原则,区民政局联合区委组织部、区财政局出台了《社区工作经费管理细则(试行)》办法,向各街道下发了《进一步规范社区工作经费管理的通知》,将2020年社区工作经费预算由区社区服务中心调整至各街道。”

     
这样做的好处是什么?“以前,社区使用资金要经过区上审核,从申请到拨付流程和环节多,虽然监管到位,但是资金的使用率却降低了。” 蔺文辉说,“通过社区经费下放,明确了社区工作经费的申请、拨付和使用权限,将社区工作经费列入街道预算,按照‘社区账、社区用、街道管’的原则,将社区工作经费纳入各街道统一管理,由街道根据社区工作情况审核拨付。”

     
同时,对资金的监管也并没有放松。区上设立财政专项资金专户专账,严格规范社区各项支出,保证了社区资金使用的安全性、合理性和有效性,理顺了拨付程序,提高了社区经费使用效益,使社区经费管理工作进一步走向制度化、规范化、合理化。今年4月份,区财政专门列支409万元绩效奖励资金,作为社区人员季度考核绩效奖金,鼓励工作人员安心工作、多劳多得。7月15日,第一次社区工作人员绩效考核奖金已发放到位,最高发放5220元,人均发放2957元,激发了社区工作人员以工作实绩为导向的干事热情。

     
解决好“钱”的问题,长安区进一步下放事权,对现行的《社区工作人员管理办法》进行了修订,赋予街办合理招聘社区临时工作人员的权利。优化社区人员管理,加大了社区工作人员招聘力度,补充了社区工作人员缺口。“将聘用人员招聘工作以及新招聘的社区工作人员岗前培训下放至街道,实现了街道组织招聘、实施岗前培训、进行年度考核的招聘机制。”蔺文辉说,通过权利下放,重心下移,财力下沉,规范社区工作人员的管理和待遇,切实保障了社区工作人员的合法权益,巩固和加强了社区工作人员队伍建设,有力推动了基层社区治理工作向纵深发展,探索出了一条社区治理长安经验。
 

image011.jpg?x-oss-process=style/w10


      如今,末梢治理的成效已经愈发凸显。蔺文辉说:“就拿这次疫情防控工作来说,‘末梢治理、为民服务’行动工作机制发挥了重要作用,做到了各个小区有人管,每个小区都有阵地,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了坚强保障。”

     
(通讯员:张端)
 


 

编辑:郑千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