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综合性门户网站
  • 微信公众号
  • 今日西部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旅游 >> 浏览文章 > 陕西音乐 能否唱响 | “长安乐派”不甘寂静 > 正文

陕西音乐 能否唱响 | “长安乐派”不甘寂静

来源:陕西网        日期: 2020-08-10
 

      87岁的西安音乐学院教授鲁日融,此生最期盼的,莫过于“长安乐派”成为陕西音乐的一个符号,被认可并传承。

     
所以,2020年新年前,这个老人和他82岁的老伴,带着陕西音乐不少资料,踏上高铁,到南京参加一位业内好友的寿诞,随后辗转上海,参加上海音乐学院民族管弦乐配器研讨会。
 

 
2019年9月13日赵季平(左一)、马友友和吴蛮齐聚西安音乐学院音乐厅

      只要是和音乐相关的,促进音乐发展的相关会议、活动,鲁日融基本都会克服困难,去参加。继续宣传陕西音乐、扩大影响力,为长安乐派成派打基础,是目前他为之奋斗的方向。

     
不乏追求者

     
鲁日融所提倡的长安乐派,包括陕西民乐、交响乐、歌剧音乐、舞剧音乐、影视音乐、戏曲音乐。“只要是扎根陕西民间民族音乐上的创作,都属于长安乐派。”

     
去上海之前,鲁日融接到了西安音乐学院一位学生打来的感谢电话,称已经和他在美国巴尔的摩交响乐团拉大提琴的女儿联系上,当天就可以视频连线上课。

     
这位学生想到美国留学,需要提前准备。“既然找到了我,我也有这个条件,就帮帮她。”鲁日融说,他支持学生们都出去看看,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对陕西音乐、中国音乐走出去,都有利。

     
“陕西的作曲家也需要多走出去看看,长安乐派的核心是作曲家,除了传承陕西优秀民间民族音乐,思想解放才能创作出一批优秀的作品,这些作品才能支撑长安乐派。”

     
在鲁日融看来,一个杰出的音乐人,不能单会演奏,或者只会创作,二者结合才能有好的作品。除却教育家的身份,他还是演奏家、指挥家。他说自己就在践行“复合型人才”的教育目标,就像他现在提倡的长安乐派,要兼收并蓄。

     
长安乐派最早于1981年被提及。当时,民族音乐学家李石根说,以西安鼓乐为基础形成创作,可以成为长安乐派。如今,鲁日融认为长安乐派范围很大,凡是民间民歌音乐基础上,具有陕西风格的,都可以囊括。

     
长安乐派不乏追求者。2008年,西安音乐学院罗艺峰,曾写过一篇《历史呼唤长安乐派》的文章,列举了之所以成派的原因,以及不少作曲家、歌唱家、理论家等,这些人有在陕西工作的,有陕西人走出去的。

     
2019年的两会上,陕西省政协委员樊艺凤建议增强对长安乐派宣传力度,她认为,以赵季平、饶余燕、韩兰魁为代表的作曲家群体,以鲁日融、周延甲为代表的秦派二胡、秦筝秦韵民乐群体,形成了一大批优秀的作品,一大批优秀的演奏家。在音乐界的地位犹如“文学陕军”“长安画派”代表人物在业内的认可度。

     
民乐曾不容小觑

     
但长安乐派的提法并未被所有人认可。

     
民族音乐理论家,前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所长乔建中认为,一个乐派要成立,必须有一批有影响力的人,和一批在国内外长期不中断演出的作品。
 


2020年7月3日,华阴老腔表演者在陕西渭南华山西峰彩排

      如果成派,需要有一大批作品支撑,要有乐派的理论、宗旨、指向、艺术的规避性、美学观念和追求,更重要的是,乐派是在长期的实践中自然形成的。

     
在他看来,虽然陕西是传统的民乐大省,但与20世纪80年代相比,陕西民乐的创作力和影响力都有所减弱,或者可以称之为暂时的低谷状态。而陕西的交响乐,在全国的范围内,影响力也不够,作曲家和表演团体能够在全国范围内数得着的,屈指可数。

     这或许可以在市场、观众中得到印证。

     2009年开始纯市场运营的西安音乐厅,通过市场方式,目前只演过赵季平的作品。

     
“80后”西安市民徐敏,印象最深的陕西音乐家音乐会,是多年前易俗大剧院曾上演的一场《赵季平影视作品音乐会》。尽管当时还是学生,但她认为音乐会的感染力和带动力很强。

     
这也和陕西音乐界对赵季平的普遍评价相符。

     
多年前,鲁日融曾是电影《黄土地》音乐的指挥。也是从《黄土地》开始,赵季平的电影音乐开始启程。

     
大多数陕西音乐家认为,赵季平目前是陕西音乐里面最具影响力的人物,可以称之为领军。如果长安乐派能够成立,那么赵季平应该是目前当之无愧的核心人物。

     
这一点,乔建中也不否认。他认为陕西音乐在赵季平这一代,借助于影视作品的传播,其音乐作品在全国有很大影响力。再往前看,陕西音乐尤其是民乐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

     
鲁艺时代到陕西的音乐家,给陕西音乐的创作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包括不少当代陕西音乐人的前辈老师饶余燕。还有很多陕西本地人,包括《我的祖国》作曲刘炽。

     
当然更少不了从陕西走出去的,遍布于海内外的音乐人。

     
为时过早?

     
2019年年底,乔建中作为第四届“国际中乐指挥大赛”初赛的观察员,和香港中乐团再次合作。令他高兴和欣慰的是,于2020年7月进行的大赛准决赛将由入围参赛者指挥香港中乐团,演绎饶余燕的音诗《骊山吟》。

     
《骊山吟》面世30多年来,从未停止过演出,尤以香港等民乐团的演出居多,这部作品曾获得1983年全国民族器乐二等奖。

     
《骊山吟》极具陕西风格,里面所用到陕西独有的“西安鼓乐”元素。但这一元素,并未在现代陕西作品中有很好的展现。

     
西安鼓乐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然而在20世纪80年代之前,对其的认知非常有限。

     
西安音乐学院教授、西安鼓乐研究者程天健印象很深,上世纪80年代中日民间文化交流时,日本音乐学者带着雅乐来演出,对西安鼓乐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此时,他们意识到,西安鼓乐的价值或许更深。由此,西安音乐学院开始了对西安鼓乐价值的深度挖掘。

     
在学者的研究和保护下,迄今,西安鼓乐还有6个百年乐社在传承,也代表陕西、代表西安不断异地演出。

     
最近一次与西安鼓乐相关的创作,是两年前西安音乐学院组织的。虽然最后做成了唱片,但创作出来的作品并没有推广。
 
 
西安鼓乐表演


     “陕西音乐现在的问题是,有积累,有素材,然而并没有多少可以围绕陕西素材进行创作的优秀作品。”年轻人去深入民间创作的越来越少,更多是所谓的走心创作,这是乔建中认为长安乐派还欠火候的原因。

     
就连鲁日融自己也承认,除却已经在国内形成影响力的赵季平、韩兰魁、崔炳元等作曲家,青年作曲家中有如此影响力的,还没有。

     
作曲家、曾任西安音乐学院副院长的韩兰魁认为,一个乐派的形成不是开会定的。但是有了这个概念之后,可以埋下头来,创作一批具有陕西文化标识的作品,而且作品世界范围内都能演,方能有成派的优势。

     
陕西省音协主席、党组书记尚飞林,提起陕西音乐的成绩和代表人物时,谨慎地未用长安乐派的提法,他也征询了省内有影响力的音乐家的意见,认为“陕西音乐群体”和“陕派作曲家群体”等称谓更合适。

     
“长安乐派包含的音乐种类,都是陕西的强项。几十年的发展下来,积累了大量作品与创作人,就差升华了。”鲁日融说,推动长安乐派理论建设,坚持发展长安乐派,就是宣传陕西。


关于我们| 网站概况| 人员查询| 广告服务| 供稿服务| 合作伙伴|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Copyright (c) 2015-2020 今日西部. All Rights Reserved .

投稿邮箱:1837983981@qq.com      电话: (029)85567261       地址:西安市雁塔区小寨国贸大厦11楼1113号

网站法律顾问:北京市盈科(西安)律师事务所 程向辉 主任律师      广告运营:陕西联邦影业有限公司

陕ICP备19002715-1号        技术支持:中光云计算

声明:转载本网站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者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陕西音乐 能否唱响 | “长安乐派”不甘寂静

[来源:陕西网]

      87岁的西安音乐学院教授鲁日融,此生最期盼的,莫过于“长安乐派”成为陕西音乐的一个符号,被认可并传承。

     
所以,2020年新年前,这个老人和他82岁的老伴,带着陕西音乐不少资料,踏上高铁,到南京参加一位业内好友的寿诞,随后辗转上海,参加上海音乐学院民族管弦乐配器研讨会。
 

 
2019年9月13日赵季平(左一)、马友友和吴蛮齐聚西安音乐学院音乐厅

      只要是和音乐相关的,促进音乐发展的相关会议、活动,鲁日融基本都会克服困难,去参加。继续宣传陕西音乐、扩大影响力,为长安乐派成派打基础,是目前他为之奋斗的方向。

     
不乏追求者

     
鲁日融所提倡的长安乐派,包括陕西民乐、交响乐、歌剧音乐、舞剧音乐、影视音乐、戏曲音乐。“只要是扎根陕西民间民族音乐上的创作,都属于长安乐派。”

     
去上海之前,鲁日融接到了西安音乐学院一位学生打来的感谢电话,称已经和他在美国巴尔的摩交响乐团拉大提琴的女儿联系上,当天就可以视频连线上课。

     
这位学生想到美国留学,需要提前准备。“既然找到了我,我也有这个条件,就帮帮她。”鲁日融说,他支持学生们都出去看看,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对陕西音乐、中国音乐走出去,都有利。

     
“陕西的作曲家也需要多走出去看看,长安乐派的核心是作曲家,除了传承陕西优秀民间民族音乐,思想解放才能创作出一批优秀的作品,这些作品才能支撑长安乐派。”

     
在鲁日融看来,一个杰出的音乐人,不能单会演奏,或者只会创作,二者结合才能有好的作品。除却教育家的身份,他还是演奏家、指挥家。他说自己就在践行“复合型人才”的教育目标,就像他现在提倡的长安乐派,要兼收并蓄。

     
长安乐派最早于1981年被提及。当时,民族音乐学家李石根说,以西安鼓乐为基础形成创作,可以成为长安乐派。如今,鲁日融认为长安乐派范围很大,凡是民间民歌音乐基础上,具有陕西风格的,都可以囊括。

     
长安乐派不乏追求者。2008年,西安音乐学院罗艺峰,曾写过一篇《历史呼唤长安乐派》的文章,列举了之所以成派的原因,以及不少作曲家、歌唱家、理论家等,这些人有在陕西工作的,有陕西人走出去的。

     
2019年的两会上,陕西省政协委员樊艺凤建议增强对长安乐派宣传力度,她认为,以赵季平、饶余燕、韩兰魁为代表的作曲家群体,以鲁日融、周延甲为代表的秦派二胡、秦筝秦韵民乐群体,形成了一大批优秀的作品,一大批优秀的演奏家。在音乐界的地位犹如“文学陕军”“长安画派”代表人物在业内的认可度。

     
民乐曾不容小觑

     
但长安乐派的提法并未被所有人认可。

     
民族音乐理论家,前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所长乔建中认为,一个乐派要成立,必须有一批有影响力的人,和一批在国内外长期不中断演出的作品。
 


2020年7月3日,华阴老腔表演者在陕西渭南华山西峰彩排

      如果成派,需要有一大批作品支撑,要有乐派的理论、宗旨、指向、艺术的规避性、美学观念和追求,更重要的是,乐派是在长期的实践中自然形成的。

     
在他看来,虽然陕西是传统的民乐大省,但与20世纪80年代相比,陕西民乐的创作力和影响力都有所减弱,或者可以称之为暂时的低谷状态。而陕西的交响乐,在全国的范围内,影响力也不够,作曲家和表演团体能够在全国范围内数得着的,屈指可数。

     这或许可以在市场、观众中得到印证。

     2009年开始纯市场运营的西安音乐厅,通过市场方式,目前只演过赵季平的作品。

     
“80后”西安市民徐敏,印象最深的陕西音乐家音乐会,是多年前易俗大剧院曾上演的一场《赵季平影视作品音乐会》。尽管当时还是学生,但她认为音乐会的感染力和带动力很强。

     
这也和陕西音乐界对赵季平的普遍评价相符。

     
多年前,鲁日融曾是电影《黄土地》音乐的指挥。也是从《黄土地》开始,赵季平的电影音乐开始启程。

     
大多数陕西音乐家认为,赵季平目前是陕西音乐里面最具影响力的人物,可以称之为领军。如果长安乐派能够成立,那么赵季平应该是目前当之无愧的核心人物。

     
这一点,乔建中也不否认。他认为陕西音乐在赵季平这一代,借助于影视作品的传播,其音乐作品在全国有很大影响力。再往前看,陕西音乐尤其是民乐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

     
鲁艺时代到陕西的音乐家,给陕西音乐的创作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包括不少当代陕西音乐人的前辈老师饶余燕。还有很多陕西本地人,包括《我的祖国》作曲刘炽。

     
当然更少不了从陕西走出去的,遍布于海内外的音乐人。

     
为时过早?

     
2019年年底,乔建中作为第四届“国际中乐指挥大赛”初赛的观察员,和香港中乐团再次合作。令他高兴和欣慰的是,于2020年7月进行的大赛准决赛将由入围参赛者指挥香港中乐团,演绎饶余燕的音诗《骊山吟》。

     
《骊山吟》面世30多年来,从未停止过演出,尤以香港等民乐团的演出居多,这部作品曾获得1983年全国民族器乐二等奖。

     
《骊山吟》极具陕西风格,里面所用到陕西独有的“西安鼓乐”元素。但这一元素,并未在现代陕西作品中有很好的展现。

     
西安鼓乐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然而在20世纪80年代之前,对其的认知非常有限。

     
西安音乐学院教授、西安鼓乐研究者程天健印象很深,上世纪80年代中日民间文化交流时,日本音乐学者带着雅乐来演出,对西安鼓乐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此时,他们意识到,西安鼓乐的价值或许更深。由此,西安音乐学院开始了对西安鼓乐价值的深度挖掘。

     
在学者的研究和保护下,迄今,西安鼓乐还有6个百年乐社在传承,也代表陕西、代表西安不断异地演出。

     
最近一次与西安鼓乐相关的创作,是两年前西安音乐学院组织的。虽然最后做成了唱片,但创作出来的作品并没有推广。
 
 
西安鼓乐表演


     “陕西音乐现在的问题是,有积累,有素材,然而并没有多少可以围绕陕西素材进行创作的优秀作品。”年轻人去深入民间创作的越来越少,更多是所谓的走心创作,这是乔建中认为长安乐派还欠火候的原因。

     
就连鲁日融自己也承认,除却已经在国内形成影响力的赵季平、韩兰魁、崔炳元等作曲家,青年作曲家中有如此影响力的,还没有。

     
作曲家、曾任西安音乐学院副院长的韩兰魁认为,一个乐派的形成不是开会定的。但是有了这个概念之后,可以埋下头来,创作一批具有陕西文化标识的作品,而且作品世界范围内都能演,方能有成派的优势。

     
陕西省音协主席、党组书记尚飞林,提起陕西音乐的成绩和代表人物时,谨慎地未用长安乐派的提法,他也征询了省内有影响力的音乐家的意见,认为“陕西音乐群体”和“陕派作曲家群体”等称谓更合适。

     
“长安乐派包含的音乐种类,都是陕西的强项。几十年的发展下来,积累了大量作品与创作人,就差升华了。”鲁日融说,推动长安乐派理论建设,坚持发展长安乐派,就是宣传陕西。

编辑:郑千伊
返回顶部